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 媒体聚焦 > 正文

【福建日报】报道我校郭晓莹老师署名文章《“儿童阅读推广人”助推分级阅读的本土化实施》

来源: 发表时间:2019-04-20 09:52:13

原标题:“儿童阅读推广人”助推分级阅读的本土化实施

http://fjrb.fjsen.com/fjrb/html/2019-04/15/content_1176732.htm?div=-1

“分级阅读”是一个有益于推广阅读、科学阅读、合理评价阅读效果的概念,作为一种成功的青少年阅读模式,已经有60多年的发展历史。当然,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也有类似的“分级阅读”概念。

所谓的“阅读黄金时期”其实指的是养成阅读习惯的重要阶段,一个人从“浅阅读”到深度阅读,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一般来说,这种能力的基础阶段是在3~4岁的反复阅读中逐渐形成的,成为习惯之后就会成为自觉的行为。传统的分级阅读是指按照不同年龄段的智力发育程度和阅读接受能力,制定相应的阅读书目,简而言之就是解决了“在什么样的年龄段读什么样的书”的问题。在提倡全民阅读的今天,分级阅读已经不仅仅是制定书单,提供图书了,我们更强调的是要依据不同阶段人的心理特点和审美发展程度,制定科学的阅读计划,设计相应的阅读活动,提供相应的阅读服务,走向更广阔的阅读空间。

依据这一理论,在儿童阅读推广中一定要抓住阅读的“节点”来推进。不同的年龄段,我们推荐的图书是有所侧重的,比如0~3岁,可以借助玩具书来配合童谣,让幼儿感知阅读;3~6岁则可以图画书、童诗为主,通过亲子共读,让孩子爱上阅读;进入小学以后,可以实现从“桥梁书”向纯文字书过渡,借助“班级读书会”养成阅读习惯、学习阅读方法。总之,要因孩子心智、能力、情感发展制定“分级阅读”计划,设计阅读活动。

当前,分级阅读的推荐书目有几个主要来源,如来自专家、出版界、学校的推荐等。他们往往是根据自己的系统或经验对图书进行“分级”,给孩子推荐不同的书,最简单的就是按照年龄分级推荐。也有一些教育研究行政部门尝试陆续发布了“小学生基础阅读书目”“中学生基础阅读书目”“教师基础阅读书目”,以及其他的分级阅读书目,逐渐向专业化发展。另外,近年来部分公益阅读机构、专业教育机构也非常关注教育发展、学生阅读现状,也会发布一些分级阅读书目,这些书目对学生、对学校也很有指导意义。

阅读推广人向儿童推荐的分级阅读书目应该树立“品牌”意识。首先,推荐书目要客观公正,挑选优秀、经典作品,这样才具有公信力;其次,编制发布分级阅读书目要从结构上优化,要关注读者年龄也要关注儿童的欣赏水平和心智水平,要把真正的好书,通过合适的书目、合适的方式,推荐给孩子、家长和学校。

分级阅读的基础,是阅读体系建设。2018年,我们做了一项关于福州市社区阅读情况的调查,调查结果不容乐观,尽管大部分社区都建立了社区的阅读中心,有了“24小时自助借阅机”,但是实际借阅量、借阅人数与成本投入等不成比例。阅读推广也是要讲究实际效果,形式与内容要相结合。另外,我们发现在书店、阅读中心、阅读书屋读书的大部分是青少年,而成人仅仅是陪伴,并不参与读书活动。我们提倡“人人都是阅读者”和分享者,成人的阅读其实也是找回自己、不断进步的过程。

在进行分级阅读本土化实施的过程中,要注重创设优良的阅读环境和氛围。阅读环境不仅包括软环境也包括硬环境,除了常见的图书馆、图书室、图书角提供图书之外,我们倡议推广“331阅读”模式,即“一天阅读30分钟,一个月读3本书,一生爱阅读”。阅读氛围的营造还需要创设多元的阅读推广体系,建设有效的分级阅读需要阅读推广人的助力。福建的海峡儿童阅读研究中心的《打造儿童阅读课堂》,就是28位阅读推广人对优秀图书进行推荐和设计的分级阅读产品。

分级阅读是一个系统工程,涉及政府部门、出版界、教育界以及每个儿童、每个家庭等。因此,分级阅读推广要科学设计、多元构建,因地、因才、因时地“本土化实施”,这一切既需要我们一批本土阅读推广人的努力,也需要出版界、教育界、媒体界,以及所有爱书、读书人的共同努力。